荔枝视频在线观看免费

> 当前位置: 首頁 > 黨史研究 > 正文

“有疫者治疫,無疫者防疫”

发布时间:2020-04-03 07:54:02 作者:大武口区组织部

      新中国成立后,各项建设事业百废待兴,同时一些疫病灾害不时袭扰着祖国大地,在有些地方甚至还十分严重。对此,毛泽东要求全国各地必须普遍注意疫情,按照“有疫者治疫,無疫者防疫”的原则认真对待和积极处理疫病灾害问题。
  堅持黨對防疫治疫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血吸蟲病是人畜共患的一種寄生蟲病,廣泛流行于我國長江中下遊各省,危害甚烈。1950年春夏之交,江蘇省高郵縣突然暴發急性血吸蟲病感染,死亡人數上千。該疫情上報到中央之後,毛澤東極爲震驚。于是,他指示有關部門安排人員親赴疫區進行調查研究,並提議邀請江蘇、福建、江西等有血吸蟲病的省區派出代表到上海參加第二次防治血吸蟲病專題會議商討應對之策。出于統籌協調需要的通盤考慮,1955年11月成立了中央防治血吸蟲病領導小組,統一領導南方12個血吸蟲病流行的省市區的工作。
  1955年12月21日,毛澤東在《征詢對農業十七條的意見》中提出要在7年時間內基本上消滅血吸蟲病的奮鬥目標。爲了落實這一任務,國務院發布《關于消滅血吸蟲病的指示》,衛生部設立血吸蟲病防治局。特別是中央在1957年4月23日明確提出加強黨對防治血吸蟲病組織工作領導的要求,即“血吸蟲病流行地區的鄉以上各級黨組織,凡是尚未建立防治血吸蟲病領導小組的,均應迅速建立起來,其組長均由黨組織的一位書記擔任”。這樣,在黨的集中統一領導之下,到1958年我國血吸蟲病高發的態勢終于得到了有效遏制,像江西余江縣等地方的血吸蟲病還得到了根治。爲此,毛澤東懷著高興和欣慰之情寫下了《送瘟神》詩二首以示慶賀和紀念。
  建立疫情報告制度。一個地區一旦發生疫情,早報告乃是防疫治疫的關鍵,而能否做到這一點則完全取決于有沒有真正建立起一整套完整有效的報告制度體系。
  毛澤東一直十分重視報告制度的建立和執行。在解放戰爭時期,他曾經要求各中央局和分局必須由書記自己動手,不要秘書代勞,就軍事、政治、土地改革、整黨、經濟、宣傳和文化等各項活動的動態等問題,每兩個月向中央和中央主席作一次綜合報告,並形成制度。新中國成立以後,他專門要求有關省市委要對本地區已經出現或者可能出現的疫病情況進行仔細檢查和討論,除將討論情況和計劃報告中央之外,還“應當每半年將防治工作向中央作一次專題報告”。很明顯,他提出這樣要求的目的就是要以此種方式了解和掌握各地和各方面的實際情況,從而爲正確決策提供參考。據此,不少省份都出台了疫情報告的專門文件,如華東區制定了《華東傳染病報告暫行條例》、山東省下發了《關于各地應嚴格執行疫情專案報告的通知》、天津市頒布了《流行性乙型腦炎疫情報告暫行辦法》等。北京市在制定的《北京市傳染病預防及處理暫行辦法》中對如何做好疫情報告工作更是從誰是報告人、如何報告、報告時限等方面作出了十分詳細且具有較強操作性的規定。
  正是在全國各地積極探索疫情報告制度體系的基礎上,1955年6月經國務院批准,衛生部發布了《傳染病管理辦法》,其中對疫情報告時限的規定便具有法律的意義。應該說,該《辦法》的正式頒布實施不僅爲新中國最終能夠建立起疫情報告制度提供了較好的思路,而且也爲充分調動各單位各階層人民遵循防疫治疫報告制度積極性提供了法律依據。
  果斷采取檢疫和封鎖。1949年7月13日,察哈爾省察北區前英圖浩特村發現首例鼠疫,由于當地政府沒有及時采取檢疫封鎖等措施,在一些群衆恐慌逃散過程中,疫情不斷擴散,最後導致張家口也傳入疫病,對北京構成嚴重威脅。
  有鑒于此,北京市汲取了察北區決策遲緩的教訓,迅疾采取了雷厲風行的行動。10月29日,北京市即宣告成立防疫委員會。11月2日,頒布《北京市鼠疫預防暫行辦法》。緊接著便決定實施嚴格的鼠疫檢疫措施。如規定由疫區開來北京的火車一律不准駛入北京市界,各線火車之乘客均須在北京站內接受檢疫,外來旅客均須經檢疫注射後始准進入北京城,各檢疫站經檢查發現鼠疫患者及疑似患者以及可能受染者立即強制實施隔離治療,患者住所區域必要時施以隔斷及封鎖,患者家屬及鄰近住民予以強制檢疫等。次日,北京市防疫委員會決定自西郊東壩鎮到北郊琉璃渠建立封鎖線並在東郊及南郊、通縣、長辛店、豐台等區建立檢疫站及隔離所。各封鎖線除由當地群衆和公安人員擔任封鎖任務外,還由部隊抽調5個排的兵力負責郊區封鎖線的封鎖。由于北京市的嚴防死守,截至12月4日,全城沒有發現一例鼠疫患者。這樣,封鎖線自即日起解除,檢疫工作遂告結束。正是由于采取了如此嚴格的檢疫和封鎖政策,才確保收到了“保衛首都不被鼠疫侵入”的實效。
  強力推行預防接種和注射。天花在我國是一種常見的傳染病。爲了防治這種疫病,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與軍委衛生部在1950年上半年聯合發布的《關于開展軍民春季防疫工作給各級人民政府及部隊的指示》中提出必須通過普種牛痘的方式對其加以解決的新路徑。
  按照這一指示,1950年下半年,衛生部發布《種痘暫行辦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之居民不分國籍,均須種痘。規定凡無正當理由拒絕種痘,經說服教育無效者,各級衛生行政機關得予以強制執行。對于已種痘者,應發給種痘證;對于種痘中發生的一切費用,人民政府實行一律免費的政策,這就免除了不少普通民衆因擔心付費而拒種的後顧之憂。同時,爲了進一步推動種痘工作的快速開展,政務院在發布的《關于發動秋季種痘運動的指示》中指出,對于秋季種痘與一些地方群衆風俗習慣不合的問題,各級政府和衛生防疫人員一定要注意宣傳教育工作,讓群衆打破那些非春天不種,桃花開不種,麥子出穗不種,甚至有些必須擇日算卦才種的不科學的陳規陋習。這樣,經過各級政府和衛生防疫人員的辛勤努力,至1952年上半年,全國完成牛痘接種5億多人次。到1961年,新中國在全世界率先宣布消滅了流行幾千年的天花病。此外,通過死菌疫苗注射、生菌疫苗注射和卡介菌苗接種等舉措,在我國肆虐多年的鼠疫、天花、霍亂、傷寒等疫病終于得到了控制,有的甚至絕迹。